基金配资

    防盗章, 需购买的vip章节达到vip总数的80%方可正常阅读

    而后,北堂玄灏缓缓抬头, 波澜不惊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卫炔, 淡淡道

    “卫大人, 可”

    右侧的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响起,几人闻声看过去, 就见房门从里面打了开来,穿着一袭白袍的君夕颜面色苍白的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子谦你醒了”, 杨泽有些激动的从地上站起身道。

    君夕颜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而后走到了北堂玄灏面前,拱手行礼道

    “殿下驾临, 下官未曾出府相迎,还望殿下恕罪”

    北堂玄灏看着微微低了头的人,温温笑着道, “君大人有伤在身, 无需多礼”。

    君夕颜抬了头继续道, “殿下相救之恩,下官还未来得及登门致谢,如今又劳烦殿下亲自驾临府中, 实是不该!请殿下至前厅奉茶”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 君大人尚有伤在身,还需好好休养才是”

    北堂玄灏说完看了一眼身后的胡子大夫, 胡子大夫随即走上了前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王府中的大夫, 今日特意带来为君大人诊治伤势, 以助君大人早日痊愈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美意”,君夕颜拱了手道,“下官因自幼便与人学了医术,因而凡有伤痛皆是由下官自行诊治,从不会借他人之手”。

    “噢?君大人也懂医术?”,北堂玄灏说着看了一眼一旁不说话的卫炔,“本王只知卫大人精通医术,不曾想到君大人也如此博学多才”。

    “殿下过誉了,不过皮肉之伤而已”,君夕颜说着目无波澜的看着北堂玄灏道,“殿下当知,身体之伤痛,远不及心中之痛”。

    闻言,北堂玄灏的黑眸里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,“君大人不必太过介怀,父皇对君大人依旧很是赏识”。

    正阳宫中

    太子北堂玄裕看着那正站在跟前一副理直气壮模样的北堂清鸾,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地对旁边坐着的皇后苏雪娴道

    “母后,你看看她,还这么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”

    苏雪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,而后不慌不忙地将茶盏放到了手边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再多说也是无益”

    闻言,北堂清鸾脸上的神情不由愈发的得意起来,却不料苏雪娴突然一眼瞪了过来,立马又蔫蔫地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“假传太子令,又在光天化日之下与臣下在御花园中私自相会,还被你父皇撞了个正着!罚你半个月之内不许踏出你的鸾鸣宫半步!”

    “母后~”,北堂清鸾不满地嘟起嘴道,“父皇他都没怪罪鸾儿,还亲自为鸾儿做主了呢”。

    “还说”,苏雪娴又瞪了北堂清鸾一眼,“看日后你父皇随便把你指给了谁,到时就算你找母后哭,母后也不管你”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”,北堂清鸾笑的一脸明媚的道,“父皇很疼鸾儿的,一定会给鸾儿指个喜欢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你自己宫里去吧”

    看着转身离去的北堂清鸾,苏雪娴忍不住想,是她一直以来将这个女儿保护的太好吗?竟让生在皇家的她会有那般天真到可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母后,母后”

    苏雪娴回过神,看着依旧皱着眉头的北堂玄裕,“这君子谦无权无势,不过一小小的兵部侍中,何以让裕儿如此上心,还想着让你父皇将鸾儿指给她”。

    “母后有所不知,父皇对此人极为看重”,北堂玄裕说着凑到了苏雪娴跟前,压低了声音道,“父皇还特意为她留着那京城防卫军副统领一职”。

    闻言,苏雪娴不禁微沉了眸心,只听北堂玄裕接着叹了口气道

    “可惜被鸾儿这么一闹,这君子谦怕是不会”

    只是这话还没说完,苏雪娴就突然打断了他,淡淡开口道

    “这为人臣子,永远便只有听令的份……”

    送走了北堂玄灏之后,君夕颜又借口把杨泽给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回了后院自己的房中,君夕颜转过头,眼神凌厉冰寒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卫炔。

    “是你给我清理的伤口上的药?!”

    这慑人的气场和周遭散发的阴沉气息,仿若只要卫炔张口说“是”,便会瞬间被拧断脖子。

    卫炔忍不住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,以平息身上那因为不寒而栗而竖起的绒毛,沉稳回道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那是何人”

    似是早已料到了答案一般,君夕颜那森冷的眼眸中看不出丝毫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迹象。

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青丝绾,红颜殇GL推荐阅读